中国煤科:深化供给侧改革 提升发展质量

2021-02-18 中国煤炭报 鄢丽娜 张立权

近年来,中国煤炭科工集团(以下简称中国煤科)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针对降杠杆、控“两金”、处僵治困等重难点问题打出改革组合拳,发展质量效益显著提高。在新冠肺炎疫情和外部市场变化的多重冲击下,2020年,中国煤科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利润总额同比增长2.7%,经济增加值同比增长21.3%。

降杠杆减负债 优化资产结构

2017年10月,中国煤科成立了降杠杆减负债工作领导小组,部署推进降杠杆、减负债相关工作。中国煤科全面梳理了所属单位的债务风险情况,将资产负债率高、带息负债规模大、资金链紧张、存在债务违约风险的子企业作为重点,对超过警戒线的所属企业实施重点监管。

因企施策是中国煤科在工作中坚持的原则。对于长期亏损、扭亏无望或长期不分红的投资项目,中国煤科积极清理处置,减少资源占用。贵州织金马家田煤业有限公司和贵州中航国际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在2018年、2019年均资不抵债。2020年,中国煤科对其上级企业北京源平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进行了整体处置。目前,北京源平正在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

同时,中国煤科推进内部业务结构重组,促进不同板块业务融合发展。中国煤科将天地科技(宁夏)煤机再制造技术有限公司并入宁夏天地奔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将山西天地王坡煤业有限公司、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并入能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降低了部分经营困难企业的资产负债率。

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则帮助中国煤科轻装上阵参与市场竞争。截至2020年底,该集团推动沈阳研究院等13户企业基本完成了“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厂办大集体改革、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等工作。

宁夏天地奔牛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对其子公司宁夏天地奔牛银起设备有限公司实施债转股。完成债转股后,奔牛银企的资产负债率预计可比2018年降低15.2个百分点。

所属企业资产负债率下降推动中国煤科总体资产负债率进一步下降。到2020年底,中国煤科资产负债率低于国务院国资委降杠杆减负债责任书的要求。

加强“两金”管控 提升资产质量

在降杠杆、减负债的同时,中国煤科加强“两金”管控,提升资产质量,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降低财务成本。

通过“总对总”对账,中国煤科积极采取金融清收、法律清收等措施,压减应收账款规模;明确考核奖惩措施,分解目标、责任到人;建立多维度管控体系,制定事前、事中、事后各阶段的管控目标,持续推进应收账款清收工作。到2020年底,该集团应收账款比2016年底下降13%。

在存货管理方面,中国煤科自上而下组成了存货监督检查小组,要求所属单位按类别对存货进行盘点,不定期进行监督抽查。截至2020年底,存货余额比期初值下降7.7%。

中国煤科先后建立了3个资金管理中心,实行全级次集中;与银行开展“总对总”战略合作,解决所属单位融资和受限资金问题。2018年12月,中国煤科所属上市公司天地科技根据监管要求,在履行相关决策程序后,将募集资金变更为流动资金,释放长期受限资金,提高了资金的使用效率。到2020年底,中国煤科受限资金规模较2018年初降低70.2%;全口径资金归集度达95.1%,较2018年初提高了10.9个百分点。

资金的归集则提升了资金的整体效益。2020年,中国煤科整体财务费用较2017年下降了75%。

堵住“出血点” 处置“僵尸企业”

2020年,中国煤科所属11家企业被纳入处僵治困专项治理范围,包含8家“僵尸企业”和3家特困企业。

南京设计院是3家特困企业之一。通过实施债转股、技术创新、管理优化,南京设计院培育出了新的经济增长点。目前,该院基本改变了单纯依靠煤的发展模式,在市政、建筑、环保、地铁、勘察等非煤领域取得突破,勘察设计咨询业务份额由原来的15%提升至60%以上,2020年大幅扭亏,实现盈利。

到2020年底,中国煤科的8家“僵尸企业”中,破产清算2家,工商注销2家,股权转让2家,强化管理财务达标2家;3家特困企业实现了扭亏为盈或大幅度减亏。在国务院国资委的2020年专项工作检查中,中国煤科纳入治理范围的11家企业基本完成治理任务,专项治理任务完成率100%。(本报记者鄢丽娜 通讯员张立权)

责任编辑:赵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