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煤监局在某煤矿监察时发现瓦斯超限后未报警

2021-02-09 中国煤炭报 张安妮

贵州煤监局在某煤矿监察时发现,瓦斯超限后未报警,原因是——

安全监控系统语音报警功能竟被关掉了

1月26日22时整,贵州煤矿安全监察局水城监察分局值班人员通过贵州煤矿风险预警系统发现,贵州松河西井煤业有限责任公司1039运输巷瓦斯超限报警,最大值达4.52%。值班人员随即开展了远程监察。当晚,贵州煤监局值班人员也发现了这一异常情况,并引起主要领导高度重视。

为彻底查清此次煤矿瓦斯超限原因,1月27日13时,贵州煤监局执法人员赶赴企业,与水城监察分局进行实地联合核查,并开展瓦斯治理专项检查。本报记者随同检查组一同前往。

瓦斯猛于“虎”。由于特殊的地理构造,瓦斯灾害一直是贵州省煤矿安全征途上的“拦路虎”。贵州煤监局党组一直强调将加强瓦斯治理作为贵州省煤矿安全生产的重中之重来抓,并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开展远程安全监察,切实提高执法效能。

贵州松河西井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设计生产能力60万吨/年,属突出矿井,检查时处于正常生产状态。

事实上,早在1月26日晚上,该矿1039运输巷就发生了2次瓦斯超限。

“1月26日21时46分,1039运输巷掘进工作面T1甲烷传感器第一次显示瓦斯超限,企业值班人员未能及时发现这一信息。”检查组指出,相隔14分钟后,1039运输巷掘进工作面T1甲烷传感器再次显示瓦斯超限,持续时间达2分钟。让人吃惊的是,监察员发现瓦斯浓度异常后,煤矿还不知道。

“2次瓦斯超限,什么原因?”面对检查组提问,该矿矿长、总工程师、通防副总工程师集体沉默。随后,该矿矿长居然给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回答“:按道理不应该超啊,我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

“瓦斯超限后,为什么安全监控系统未报警?”

“语音报警功能被值班人员关掉了。”

“你们知道瓦斯超限后不能发出语音报警有什么后果吗?是谁同意关的?”面对检查组的连续询问,企业负责人又是一片沉默。

检查组发现,该企业井下瓦斯浓度异常可谓是家常便饭。

“今年1月以来,1039运输巷掘进工作面T2甲烷传感器监测数据多次出现较大幅度波动。如1月26日8时42分,甲烷浓度由0.26%突然增加到0.52%。什么原因造成的?”

面对一天之中瓦斯浓度3次异常的情况,企业仍然给不出明确答案。

随着检查组不断深入,企业存在的诸多问题也逐渐显现。

在企业监控室,检查组仔细查看了1039运输巷掘进工作面T2甲烷传感器数据,发现自2020年12月31日以来,1039运输巷瓦斯监测数据波动幅度非常大。

“这些数据怎么回事?”

面对事实,企业相关负责人不得不低声承认“:我们没有分析过这些数据。”

1月28日,联合检查组继续对企业进行核查。检查组发现,企业存在1039运输巷工作面瓦斯超限后,T1甲烷传感器不能报警、瓦斯电闭锁功能失效;1039运输巷掘进工作面和1039运输巷反掘工作面同时安排作业,未实现独立通风;采区回风巷未贯穿整个采区等12条违法违规行为。1月28日,联合检查组现场作出处理决定,责令该矿立即停止井下采掘作业,对有关违法违规行为立案调查。

“作为承担安全生产主体责任的煤矿企业,要将瓦斯治理作为煤矿安全生产控制性工程进行谋划安排,对任何一次瓦斯异常都必须分析原因,并制定切实可行的防范措施。煤矿安全来不得半点马虎。”检查组指出。(本报记者张安妮)

责任编辑:赵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