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20》:“今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

2020-06-24 中国煤炭报

      2019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费增速减缓至1.3%,不到上一年度增长率(2.8%)的一半。


      去年可再生能源增量创下历史新高,占全球一次能源增量的41%,增速高于其他各类能源。


       燃煤发电在电力结构中的占比下降了1.5个百分点,至36.4%,但煤炭仍是2019年最大的单一发电能源来源。


石油

2019年,全球石油消费量同比日均增加了90万桶,略低于过去10年平均值的1.3%。中国是推动全球石油需求增长的主要动力,增量为日均68万桶,这也是中国自2015年以来增长最多的一年。其他发展中国家石油需求增长略低于过去10年平均值,伊朗(同比日均增长18万桶)是唯一的例外。经合组织国家的石油需求同比日均减少了29万桶,这也是该组织自2014年以来首次出现增速下降。

石油产品方面,由于乙烷和液化石油气的消费增长(同比日均增长38万桶)取代了部分石脑油,后者需求略有下降(同比日均减少1.5万桶)。去年,国际海事组织对外公布,2020年将提高船用能源含硫标准,提振了船用柴油需求,因此柴油消费量同比日均增长了36万桶。相反,高硫燃料油的需求同比日均减少了32万桶。

以美国为首的非OPEC产油国产量的强劲增长被“OPEC+”产量的大幅减少所抵消,因此,2019年全球石油日均产量同比微减6万桶。

尽管与2018年同比日均220万桶的创纪录增长相比有所下降,但2019年,美国的石油产量同比还是大幅增加了170万桶。此外,巴西和加拿大的石油产量也有显著增长,分别为同比日均增加20万桶和15万桶。

2019年,OPEC的石油产量同比日均减少了200万桶,这也是该组织自2009年以来的最大降幅。这一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到制裁的伊朗同比日均减产130万桶,委内瑞拉由于经济困难日均减产560万桶。此外,在“OPEC+”减产协议之下,“OPEC+”国家的产量也出现了大幅下降。尽管签订了减产协议,还是有OPEC成员国石油产量增加的情况,特别是伊拉克和尼日利亚,同比日均分别增加了15万桶和10万桶。

从类型来说,石油产量下降主要集中在原油和凝析油上,这两者合计同比日均减少了58万桶。与长期趋势一致,天然气凝液(NGL)产量继续强劲增长,同比日均增加了52万桶,增幅为4.5%。NGL产量的增长主要由美国(同比日均增加44万桶)推动。相较于2012年,美国2019年NGL的产量翻了一番,达到了日均480万桶。

2019年,布伦特原油的均价为每桶64.21美元,较2018年的每桶71.31美元小幅下跌。

2019年,全球炼油厂的炼油量增速与2018年几乎持平,为同比日均增加3万桶,这主要是石油消费放缓和NGL增长强劲所致。中国再次成为例外,随着新炼油厂的增加,其炼油量以创纪录的同比日均95万桶的速度增长。在其他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炼油量都出现了下降,尤其是美国(同比日均减少40万桶)和中南美洲。

2019年,全球炼油能力同比日均提高了150万桶,这也是2009年以来的最大增幅。其中,中国同比日均增加了54万桶,中东31万桶,美国21万桶。虽然炼油能力提高了,但去年全球炼油厂利用率同比降低了1.2个百分点,至82.5%,这也是自2009年来降幅最大的一年。

2019年,炼油厂利润出现下降。其中,美国墨西哥湾沿岸、欧洲西北部和新加坡炼油的利润从2018年的每桶5.4美元降至每桶4.7美元。

2019年,全球石油贸易量同比日均减少23万桶,降幅为0.3%。其中,中东原油出口量同比日均减少了140万桶,主要原因是伊朗被制裁。美国原油出口的持续增长(同比日均增加90万桶)部分抵消了中东原油出口量的减少,而美国原油进口量的下降(同比日均减少100万桶)在很大程度上又被中国进口量的增长(同比日均增加90万桶)抵消。总体而言,美国的石油(包括产品)净进口量同比日均减少了180万桶,至日均110万桶,而10年前,美国的石油净进口量为950万桶。

煤炭

由于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的取代,2019年全球煤炭消费量同比下降了0.6%,为6年来第四次下降。煤炭在全球能源结构中的占比下降到了27%,是16年来的最低水平。

2019年,一些新兴经济体的煤炭消费量继续增加。其中,中国同比增加了1.8千兆焦耳,印尼0.6千兆焦耳,越南0.5千兆焦耳。越南煤炭消费量的增长与该国水力发电量下降有关。印度通常是全球煤炭消费量增加的最主要驱动力,但2019年,该国的煤炭消费量同比仅增长了0.3%(0.1千兆焦耳),为200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全球煤炭消费量的增长被发达国家需求下降所抵消,其中美国同比减少了1.9千兆焦耳,德国减少了0.6千兆焦耳。经合组织的煤炭消费量降至196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与此同时,全球煤炭产量同比增长了1.5%,其中中国和印尼的增长最多,分别为3.2千兆焦耳和1.3千兆焦耳。与消费量一样,产量同比下降最大的国家是美国和德国,分别为1.1千兆焦耳和0.3千兆焦耳。

价格方面,去年国际市场煤炭价格同比下跌,其中欧洲西北部和中国指标价格同比分别下跌了34%和14%,分别降至每吨60.86美元和每吨85.89美元。

国际市场煤炭贸易量同比下降了1.3%,这也是自2015年以来的首次下降。出口方面,美国同比减少了0.5千兆焦耳,澳大利亚减少了0.4千兆焦耳,哥伦比亚减少了0.3千兆焦耳,只有印尼同比强劲增长了0.6千兆焦耳。进口方面,欧洲同比减少了1.2千兆焦耳,日本和韩国同比总共减少了0.3千兆焦耳,部分抵消了亚洲其他国家的增长(1.3千兆焦耳)。

可再生能源、水能和核能

2019年,可再生能源(包括生物质能和除水能以外的所有可交易的可再生能源)消费量继续强劲增长,实现了有记录以来最大的能源产量增幅,同比增加了3.2千兆焦耳,占到去年全球一次能源增量的41%,超过其他任何能源。这直接推动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能源结构中的占比从2018年的4.5%增加到了5%。

就能源种类而言,风能的消费量增加最多,同比增加了1.4千兆焦耳,紧随其后的是太阳能,同比增加了1.2千兆焦耳,其他可再生能源同比增加了0.3千兆焦耳。

中国的可再生能源消费量增量超过任何其他国家,为0.8千兆焦耳,但低于2017年和2018年的增量(均为同比增加1.2千兆焦耳)。其中,太阳能消费量的增量占到中国可再生能源总增量的50%,其次是风能,大约为40%。美国的可再生能源消费量同比增加了0.3千兆焦耳,日本同比增加了0.2千兆焦耳。

2019年,全球水能消费量同比增长了0.8%,低于其过去10年平均值1.9%的水平。其中,中国的水能消费量同比增加了0.6千兆焦耳,土耳其同比增加了0.3千兆焦耳,印度同比增加了0.2千兆焦耳。美国和越南的降幅最大,同比都减少了0.2千兆焦耳。

2019年,全球核能消费量增长了3.2%,是自2004年以来增长最快的一年,远高于过去10年平均值-0.7%的水平。2019年中国的核能消费量同比增加了0.5千兆焦耳,超过其他所有国家。日本也从2011年福岛核事故中走出来,核能消费量同比增长了33%(0.15千兆焦耳)。

6月17日,《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20》英文版正式发布。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一次能源消费增速减缓至1.3%,不到上一年度增长率(2.8%)的一半。能源消费所产生的碳排放量,在2018年不同寻常地同比大幅增长2.1%的基础上,2019年同比增长了0.5%。2018年和2019年的碳排放量年均增长速度高于过去10年平均增速。去年可再生能源增量创下历史新高(3.2千兆焦耳),占全球一次能源增量的41%,增速高于其他各类能源。可再生能源在发电领域的占比(10.4%)首次超越了核电。

英国石油公司(BP)首席执行官陆博纳(Bernard Looney)在介绍报告时表示:“随着全球逐渐摆脱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我们正处于一个至关重要的时间节点。我觉得2050年我们能够实现净零排放。当前我们已经有了诸多的零碳能源和技术,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快速推广应用这些能源和技术,我对此表示乐观。”

报告显示,2019年能源市场增长明显放缓,原因一方面是2019年经济增长疲软,另一方面是2018年部分一次性因素推动了能源需求的增长。这种放缓在美国、俄罗斯和印度表现尤其明显,这3个国家的能源市场在2018年都表现出了强劲增长。

2019年中国能源需求继续增长,除了天然气需求增速仅次于美国以外,中国的其他能源需求增速都处于世界领先位置,可以说主导了全球能源市场的增长。

报告指出,2019年,尽管中国的能源需求增长强劲,但所有能源(除核能外)的增速都低于其过去10年平均值。全球煤炭消费量6年来出现了第四次下降。可再生能源仍以创纪录的增速增长,对一次能源的增长贡献最大(41%)。此外,可再生能源发电量首次超过了核电。

2019年,由于全球能源需求增速的放缓,再加上很多国家的能源结构加速从煤炭向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转型,推动全球碳排放量增速明显放缓。相比之下,2018年碳排放量增长异常强劲。

天然气

2019年,全球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长了2%,低于过去10年平均值,与2018年的惊人增速(同比增长5.3%)相比,大幅下降。从数量上来看,2019年,全球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增加了780亿立方米,其中美国270亿立方米,中国240亿立方米。

受天气和政策影响,美国和中国天然气消费量的增长比2018年慢了很多。异常炎热的天气,加上暖冬导致俄罗斯去年的天然气消费量同比减少了100亿立方米,也是去年所有国家中减少最多的。

产量方面,2019年,全球天然气产量同比增加了1320亿立方米,增幅为3.4%,超过了消费量的增长。美国几乎占据了全球天然气增量的三分之二,同比增加了850亿立方米,略低于2018年创纪录的900亿立方米的增量。此外,澳大利亚同比增加了230亿立方米,中国同比增加了160亿立方米。

2019年天然气产量的大部分增长都用于液化天然气(LNG)的出口。去年,液化天然气的出口量同比增加了540亿立方米,增幅为12.7%,这也是有记录以来最大的年度增幅,主要是由美国(同比增加190亿立方米)、俄罗斯(同比增加140亿立方米)和澳大利亚(同比增加140亿立方米)创纪录的增长推动的。

液化天然气进口方面,几乎所有的供应增量都流向了欧洲,与2018年由亚洲推动液化天然气市场增长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2019年,欧洲液化天然气进口量同比增加了490亿立方米,增幅达到前所未有的68%。其中,英国同比增加了110亿立方米,法国100亿立方米,西班牙70亿立方米。液化天然气进出口量的快速增长使得2019年全球市场液化天然气的贸易量同比增长了4.9%,增速是过去10年平均值的2倍多。

2019年,由于天然气产量增速大大超过消费量增速,全球大多数地区的天然气存储量都在上升,推动天然气价格下跌。美国亨利中心(Henry Hub)天然气现货均价同比下跌了近20%,至每百万英热单位2.53美元,英国NBP价格指数显示,欧洲的天然气现货均价同比下跌了近40%,至每百万英热单位4.47美元,日韩指标(Japan Korea Maker)显示,亚洲天然气现货均价同比也下跌了近40%,至每百万英热单位5.49美元。

电力

2019年,全球发电量仅增长了1.3%,为过去10年平均值的一半。除中国增加了340太瓦时(增幅为4.7%),占到全球净增量(360太瓦时)的94%外,大多数国家的发电量与2018年持平甚至出现了负增长。

可再生能源为发电提供了最大的增量,达到340太瓦时。其次是天然气,为220太瓦时。这些增长是以燃煤发电的急剧下降为代价的。2019年,燃煤发电量同比减少了270太瓦时,导致燃煤发电在电力结构中的占比下降了1.5个百分点,至36.4%,这也是1985年以来下降幅度最大的一年。

不过,煤炭仍是2019年最大的单一发电能源来源。与此同时,可再生能源电力的占比从2018年的9.3%增加到了10.4%,首次超过了核能发电。

(本报告来源于6月17日BP官网,刘玲玲编译)

责任编辑:崔维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