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煤:百折不挠勇向前

2019-09-24 中国煤炭网 牟秀源 陈楠

四川煤炭工业,起于抗战时期,发展于“三线建设”时期,经历了深化改革、攻坚脱困、转型发展等阶段,有过辉煌,也有过低谷,为四川能源工业的发展和国家经济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64年,国家集中人力、物力、财力,组织实施“三线建设”,目标是在纵深地区,即在西南和西北地区建立一个比较完整的后方工业体系。

在“三线建设”时期,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建设者在四川建起了以威远、广旺、攀煤、芙蓉、广能、达竹为主的国有重点煤炭企业,打下了四川煤炭工业发展的根基。

四川煤矿有两大特点,一是煤层赋存条件复杂,二是小煤矿众多。煤层呈岩溶、褶曲、断裂构造发育,顶底板易破碎,煤体变形大,因此易发生瓦斯、透水和顶板事故。目前,全省414处矿井中,有煤与瓦斯突出矿井45处,高瓦斯矿井123处,低瓦斯矿井246处。414处矿井中有水文地质类型复杂极复杂煤矿36处,开采煤层容易自燃和自燃矿井31处。此外,四川小煤矿数量较多。目前全省煤矿产能7896万吨/年,全省煤矿机械化率只有不到50%。

因而,四川煤炭工业的发展史,也是一部四川人与地质灾害斗争的历史。据从事四川煤炭工业志编撰的四川煤监局退休老干部介绍,1949年至2005年,四川的煤矿事故起数、死亡人数、百万吨死亡率都呈曲折性、波浪式发展。2006年以后,三项指标才实现连续13年保持下降态势。

党的十八大以来,四川煤矿数量由2012年的1300余处减少到2018年的414处,事故起数、死亡人数从2012年的119起、200人,下降至2018年的32起、40人,分别下降73.1%和80%;今年1月至6月发生煤矿事故12起、死亡15人,与2018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33.33%、31.82%。

保证安全,调整结构,转型发展,一直是四川煤炭工业的重任。

image.png

嘉阳窄轨蒸汽小火车

一座煤矿的成功转型

嘉阳煤矿,地处乐山市犍为县芭沟镇,距乐山大佛55千米,依岷江,交通便捷。始建于1958年的芭石铁路全长19.8公里,轨距762毫米,隧洞6座(总长905米),弧线109段。被誉为“工业革命活化石”的嘉阳小火车,是目前国内乃至全世界唯一还在正常运行的客运窄轨蒸汽小火车,前来考察、体验“老爷火车”的游客络绎不绝。以“嘉阳小火车”“芭沟老矿井”为载体的嘉阳国家矿山公园的开发建设已逐步展开,形成了具有嘉阳特色的矿山文化,吸引了国内外众多旅游爱好者旅游观光。

“嘉阳煤矿,因抗日战争而生,文化历史厚重。”说起嘉阳煤矿的历史,四川嘉阳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工会主席钟卫旗如数家珍。他是标准的嘉阳煤矿“矿二代”。他的父亲、89岁高龄的钟子衡是嘉阳煤矿的第一代矿工。他的家族史就是嘉阳煤矿的活历史。

翻着画册,钟子衡回忆道,嘉阳煤矿成立于1938年抗日战争时期,是国民政府迁都重庆之后,利用河南焦作内迁的先进煤矿设备,在四川开办的4个战略性煤矿之一。该矿最初全称为“嘉阳煤矿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早期的中英合资企业之一,由在抗战期间主管中国战时工业生产及经济建设的国民政府经济部长翁文灏和孙越崎创办。当时,该矿拥有最先进的开采技术,所采煤炭作为军需用煤,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解放后,该矿改名为中央部属“406煤矿”,1955年更名为“四川省嘉阳煤矿”。 嘉阳煤矿不仅在全国煤矿企业的管理、薄煤层开采技术革新、高瓦斯安全治理等方面处于领先水平,而且作为技术外援,为四川多个新办煤矿的发展都做出了重要贡献。

钟子衡最难忘的就是嘉阳煤矿修建的19.2公里的芭石铁路,从肩担手抬、推鸡公车变成了火车拉运,这条铁路在当时解决了煤炭运输难的问题,也成为了嘉阳煤矿的转型契机。

上世纪90年代初,嘉阳煤矿优质煤开采殆尽,高灰分、低发热量的天锡井劣质煤炭在市场无竞争力,亏损急剧增加,成为四川特困企业。但是,嘉阳人百折不挠,煤炭不行,就建坑口电厂;电厂效益不好,还有窄轨蒸汽小火车。

钟卫旗回忆,嘉阳集团先后组织多批人员,考察了18个国家矿山公园、博物馆,学习借鉴建设及管理经验。他们聘请了中国矿业大学的专家进行专业规划,完成了国家矿山公园、绿色矿山可行性研究及总体规划。

2007年6月,四川省政府把“嘉阳小火车·芭石窄轨铁路”定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8年,老矿区已关闭的黄村井被重新打开,体验式的矿井博物馆在嘉阳落成;2010年,嘉阳矿区作为第二批国家矿山公园被国土资源部正式立项;2011年9月23日,嘉阳国家矿山公园开园揭碑;2016年7月,嘉阳桫椤湖景区开发进入新阶段。

嘉阳集团总经理范勤英说:“现在的天锡井核定年综合生产能力为120万吨,企业具备了更强的适应能力和抗风险能力。”

嘉阳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杜勤说:“我们经过长期探索与实践,逐渐突破‘以煤为主’的发展模式,形成了‘煤炭、旅游’双主业的新模式。”

四川麻将有一个别名叫“血战到底”,它与全国其他省份的麻将打法不同,一个人胡牌不算结束,一定要打到最后。在抗日战争中,300万川军“血战到底”,有64万人客死他乡,而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的四川煤炭工业也有着“血战到底”的精气神儿。

image.png

现代化煤矿调度中心

一个集团的“血战到底”

四川麻将有一个别名叫“血战到底”,它与全国其他省份的麻将打法不同,一个人胡牌不算结束,一定要打到最后。在抗日战争中,300万川军“血战到底”,有64万人客死他乡,而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的四川煤炭工业也有着“血战到底”的精气神儿。

四川是能源需求大省,也是缺煤大省。煤炭作为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性能源,在四川一次性能源消费占比中一直在50%以上。2005年,四川省委、省政府为优化调整全省煤炭工业结构、促进煤炭工业健康发展,以攀枝花矿务局、芙蓉矿务局、华蓥山矿务局、达竹矿务局、广旺矿务局等为基础,组建了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

截至2018年,川煤集团累计生产原煤近2亿吨,累计供给区域主网电厂近0.7亿吨煤炭,累计生产优质精煤5000万吨。

川煤集团现有近1500万吨的矿井年产能及销售渠道,对于保障四川煤炭安全供应、提升四川煤炭产业发展水平和维护矿区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2012年下半年以后,煤炭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川煤集团一度陷入困境,举步维艰。面对行业“寒冬”,川煤集团逐步建立了“以煤炭为基础,以现代物流、建筑施工为支柱,以新能源、康养和非煤矿业为支撑”的产业新格局。

他们全面推行预算管理,按照“一矿一策”的方法研究减亏灭亏,强化煤炭营销和物资供应管理,煤炭主业运行质量得到显著改善。从2016年11月起,川煤集团整体实现了持续盈利。

初秋的华蓥山国家地质公园风景秀丽,川煤集团绿水洞煤矿就坐落在这里。近期该矿成功攻克了70度急倾斜综采工作面的世界性难题,填补了急倾斜中厚煤层综合机械化开采的空白。这是川煤集团多年来坚持科技创新的结果。

川煤集团下属广能嘉华机械公司设计生产的液压支架近期通过检测,将销往土耳其。这笔订单涉及109架液压支架等,金额2800万元,是川煤集团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拓展国际市场的缩影。

该集团现代物流板块引入战略投资成立国新联程物流集团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46亿元。现代建筑板块成立鼎能建设集团公司,全力做大施工板块,拓展投融资板块。金属矿产板块成立金升矿业公司,取得阿坝州东北寨金矿股权,加快推进木里县菜园子铜金矿项目建设。新能源板块取得古叙、筠连矿区的煤层气联合探矿权,攀枝花30兆瓦光伏发电一期工程已并网发电。医疗康养板块成立泽润健康管理公司,基本完成内部医疗资源整合,正积极引入战略投资推进现有医院升级改造。

“川煤集团一路走来不容易。”川煤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景宏年说,2017年以来,尽管川煤集团扭转亏损并实现了持续盈利,但企业长期形成的亏损和债务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他表示,川煤集团将积极化解债务危机,力争到2020年资产负债率降至合理水平,融资功能有效修复;煤炭主业呈现“有资源、有效益、能发展、可持续、后劲足”的局面;非煤产业均衡协调发展,产值和利润占企业总体比重均达到合理区间;再用5年时间,力争到2025年,实现企业经济总量“翻两番”。

image.png

川煤集团攀煤花山矿三十九芒果种植地里的芒果成熟 陈星宇 邹佳洪 摄

一座煤城的绿色转身

川西城市攀枝花市地处横断山区河谷,地下矿产资源丰富,因而成为“三线建设”重点之一。攀枝花市正是由于当初发现矿藏时,周围有几棵攀枝花树而得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万名工人,通过自己的艰苦奋斗,让一座最初只有7户人家的“城市”在金沙江畔拔地而起。

攀枝花建于金沙江河谷中,四周皆山,江水穿城,主城区沿江边的山坡而立。“三线建设”中,攀钢集团建设是重中之重,整个城市基本是围绕其建设的。比如,攀枝花矿务局就跟攀钢集团同步建设,为炼钢提供煤炭。当时,采煤与炼钢需要配套服务,因而,林业、交通、建筑等也一起建了起来。

当时,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市场上农产品很少。最初城里只卖大白菜,上世纪70年代末实行“包产到户”后,才有了其他蔬菜,到上世纪90年代,开始有人种植芒果等作物。

攀枝花因地下矿产资源而诞生,但当传统的发展模式不再可行时,过去被忽视的芒果种植成了转型之机。

宝鼎煤矿王家湾井始建于1986年,设计生产能力30万吨/年,2001年改制为私营煤矿,隶属于攀枝花市远德工贸有限责任公司,2013年去产能时关闭。关闭时,煤矿在册职工130人。矿井关闭后对地面进行了复垦并恢复了植被,将地面办公楼、职工宿舍等建筑物及土地移交给煤矿所在地村委会,后由原投资人在复垦的土地上种植了芒果。

攀枝花市仁和区煤管局局长海维洋说,种植芒果的主要原因是攀枝花的气候及矿井所在地海拔高度较适宜芒果种植,且攀枝花芒果名气大,具有良好的市场前景。此外,矿区地势起伏不平,大部分地方用来堆放矸石,其他农作物较难适应这里的地势和土壤。而芒果适应性较强,在矸石堆栽种过程中,只需要在种植坑内填充一定量的土壤即可,植株成活率较高。

于是,攀枝花开始了转型的探索,在煤矸石坑外的山体表面,铺上一层不到1米厚的黄土,种上芒果树苗。几十个工人白天要在刚铺不到1年的土壤上浇水施肥,维护芒果苗。填碾煤矸石山坡、挖坑换土,覆设可降解防水薄膜,树苗就种在薄膜上。

为平整修复这些煤地,曾经每日都有大型机械进出。而如今,已有多排土地平整一新,呈阶梯状种上芒果苗,像一层层台阶。

据官方数据显示,整个攀枝花芒果种植面积为57万亩,年产量23万吨,是农业中第一大产业。2017年,北京新发地市场销售的33万吨芒果中,攀枝花芒果约占30%。每年的芒果推销会,市领导都会去站台推广。在快手、抖音等APP上,也有粉丝过百万的攀枝花芒果销售农户。

王家湾井自矿井关闭改种芒果以来,芒果树苗长势较好。目前种植芒果约3000亩,芒果树苗约70000株,年收入为400万元至500万元。

当地农民感慨地说:“地下资源用尽了,我们要用好地上的资源。”

image.png

解放初期,工人人工运煤

image.png

行驶中的嘉阳小火车

责任编辑:王晓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