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煤监局突击夜查煤矿:值班领导脱岗饮酒 井下工人在岗睡觉

2019-08-23 中国煤炭报 记者 麻文斌 通讯员 周建昀 姜文

8月初的宁夏,日落时间依旧较晚。太阳刚落山,宁夏煤矿安全监察局的监察人员忙完了一天的工作。随后,他们来到银南监察分局,与该分局监察员组成突击夜查组,对该辖区煤矿开展突击夜查。这次,他们选择的是国家能源宁煤集团羊场湾煤矿一号井。

羊场湾煤矿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市宁东镇境内,于2003年8月1日破土动工,2006年12月1日通过验收。矿井年核定生产能力1200万吨,是西北地区首座千万吨级大型矿井。该矿分为一号井和二号井,两井生产系统独立,年核定能力分别为900万吨和300万吨,均采用斜井开拓。

虽是现代化矿井,且属于低瓦斯矿井,但该矿存在煤尘爆炸和煤层自燃风险。在前期的检查中,银南监察分局已经查出该矿使用非防爆车辆入井、涉嫌越出划定的矿界范围开采等问题。

8月6日21时30分,突击夜查组到达羊场湾煤矿一号井,一下车便直奔调度室。

调度室的大屏幕上显示出当晚值班人员名单。在核实值班人员是否在岗时,突击夜查组组长,宁夏煤监局党组书记、局长辛广龙发现其中少了一名值班副总工程师的身影,遂责令他们立刻查找并联系该值班领导。大约半个小时后,该值班副总工程师李银涛匆匆赶来。

“不在一号井值班,这么晚你去了哪里?”辛广龙问道。

“我正在二号井查看地面管路的施工情况……”李银涛说。

谈话间,辛广龙闻到李银涛满身酒气,便问:“是不是喝酒了?”

李银涛只好低下头承认。

为了彻底查清楚井下是否存在隐患,突击夜查组兵分两路,一队前往掘进工作面检查,二队前往采煤工作面检查。

几经辗转,一队来到150201机巷。沿途检查时,监察员发现巷道设置的广播系统距离工作面超过2000米,作业工人根本无法听到应急指令。继续向掘进大巷深处行进时,监察员发现胶带运输机行人过桥上有一个黑影。走近一看,过桥上竟然躺着一名工人,正在呼呼大睡。

“醒一醒,你是什么工种,在哪个岗位工作?”监察员叫醒这名工人。

这名工人揉了揉眼睛,看着监察员发呆。问答间得知,这名工人是一名当班胶带运输机司机。

监察员将其转交给该矿负责人处理后,继续前行。来到掘进工作面,监察员发现掘进工作面的喷雾防尘装置没有启动,导致工作面粉尘浓度大。随后,他们又清点了工作人员人数,并与调度室核实,发现多了3人。经检查发现,是该矿的人员定位系统出现了故障。

随后,一队的监察员随机抽考了几名掘进工作面的工人,其中有一名工人全都答不上来,被检查组责令升井。

在150201机巷掘进迎头处,监察员听到两帮频繁响起煤炮声。经询问发现,该掘进头采深已达800米,一直没有完成冲击危险性评价工作。在压力显现明显的巷道掘进,危险随时存在。

监察员升井时,正值中班结束,工人与一队一同升井。升井后,工人三三两两地直接离开了井口。

“你们难道没有升井清点人数的制度么?”辛广龙问身边随行的该矿领导。该领导无言以对。

针对发现的隐患和问题,辛广龙指令银南监察分局依法依规处罚,并倒查企业主体责任和管理人员责任。检查结束时,已是8月7日凌晨2时30分。

责任编辑:张小燕